雪野十月

萌新一枚 请多关照

满月之夜2(血月系列)

我只想在前方那个充满了异能的城镇中,安静地狩猎,然后离开。
昨夜的那场雨似乎让一切生命都充满了勃勃生机,白天的烈日也没能赶走空气中湿漉漉的泥土香。我深吸一口气,换出胸中难受的腐烂尸臭,悠闲地漫步在石块铺成的街道上,两旁房屋中透出缕缕昏暗的灯光,让我的眼睛感到很放松。然而这里出乎意料地安静,没有行人,没有情侣,没有醉汉,甚至连酒馆和声色场所都一片暗哑。
虽然很好奇,但我不想多管闲事,好奇只能将你置之死地。我转身向小巷走去,如果再遇不到猎物,只有闯进房屋了。
黑暗中我的听觉都会异常地敏锐,昏暗的角落里传出一阵阵“咕嘟咕嘟”的吞咽声,不用看就知道一个猎物被其他的同类抢先捕获了,虽然我被那种贪婪的吞噬声撩拨得饥肠辘辘,然而还是理智地退开,从他们身边轻轻绕过去。
我有点恼怒,一路上碰到的不是同族,就是彻底死去的人类,我不知道这个城镇怎么突然就聚集了这么多年轻的Vampire ,他们难道不懂得不到万不得已就没必要杀死人类吗?他们的监护者难道不告诉他们,应该维护猎物的稳定数量,以保证充足的食物来源吗?
前方小石屋的马厩下,一个高大的家伙粗鲁地用手捏住一位少女白皙的脖颈,沾满鲜血的尖牙拙劣地在纤弱的脖子上乱啃乱咬,喷涌而出的鲜血沾满了她白色的衣裙,少女张着嘴巴,惊惧地睁大了眼睛,却发不出声来,她挣扎着向我伸出手求救。
可悲的是我无动于衷,麻木不仁,对着鲜血淋漓的场面,我习惯了报以冷静的微笑。看这少女稚嫩的脖子被那个疯狂的家伙啃去一半,软软地垂在胸前。我忍下过去阻止的冲动,正要转身离开,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。
突袭过来的尖牙差点划伤我的脸,他愚蠢的举动挑战着我的怒气,竟然无视我的骨饰警告。抓住他伸过来的胳膊,侧步一斜,用肩头轻轻往前顶,他的身躯就笨重地倾倒下去,我抓住他的下巴,向后一抬,便听到“咯哒”颈椎断裂的声音。被无礼冒犯的怒气突然无法扼止,捏住他的头顶用力一旋,头颅整个被扭下来,血肉撕开时湿答答的闷响声,在这一片死一般寂静的夜中格外清脆,,惊动了马厩旁的家伙,他抬头看了一眼整理头发的我,还算识趣地逃走了。
女孩的半侧脸已经血肉模糊,唯有发际沾血的缎带还在证明她曾经的美丽和灿烂。
记忆总是在不经意时浮现,想起他将黑色缎带握在手心中送给我时说的话,胸口心所在的位置突然很疼。逝去的声音穿透岁月一直跟着我:你像黑色,黑天鹅般优雅、坚定的黑色。
早已没有心跳的心脏痛得我想大笑,我真正归属了黑暗。
叹口气,捡起她手中掉落的信,走向石阶敲响了简陋的木板门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