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野十月

萌新一枚 请多关照

幻影独舞1(血月系列)

光影摇曳的烛台,昭示华贵的月轮,赞美诗般地颂着你的灵魂。
玫瑰似妖艳的嘴唇,黑夜中惨白的肌肤。
空气沉默得让我颤栗,心跳得厉害,清晰、有力。在宁静中划开层层波纹。
他俯视着我,许久……
艳唇轻启,严厉的声音直刺耳膜:
“你愿意?”
“我愿意!”我叹息。
心脏忽然像破开了,酸楚无力。
“你愿意?”
“我愿意!”所有的血仿佛都从裂开的心中涌出。
“你愿意?”他笑了,提高了音“我愿意!我愿意!!”我大喊着。
力量随着一动一动的心跳一下下被抽干,我捂着胸口虚弱地跪倒在地。看着自己的生命一点点随着那些奔流而出的嫣红消逝。
失去血色的指尖,难以控制地发抖。
我害怕了?
还是对阳光下明媚呼吸的眷恋?(以上是男主对初拥的回忆)
“你后悔吗?”来自她身后的声音,冰冷如千年的寒潭。
抬起模糊的双眼,捕捉到的是黑暗深处腥红的眼眸和挂在嘴角嘲弄的邪笑。
颀长的身影和着精致的夜色礼服,斜坐在阶上的华座中。“我不后悔。”决然的笑让我看起来那么无助。
“我不后悔……不后悔……不后悔……”
往事的片段在脑中一一闪过。我本是坚定的。
他大笑起来。
“我不后悔……我……不后悔……”我的语气竟然迟疑喃呢。
在逐渐消散的意识中,我只能看到他纯净如月色的银发慢慢靠近……
“呜……”叹息着动了动腿。
树上的群鸟被我惊起,黑压压地掠起投向远处的山林。
“我后悔了吗?”我喃喃自问,梦中的细节记忆如新。
看了看躺在树下了无声息的男子,进餐后的我在快感的驱使下跃上树梢短暂地入眠了。
我不知道最近身体为什么这么容易疲惫。
但是,在这个将灵魂永远束缚于黑暗的诅咒中,我还有走下去的理由……
再次踏上这片土地,我缓缓走上熟悉的道路,儿时欢快的嬉闹声仿佛还洒落在盛衰交替的草地上。
晶莹的瞳仁,稚嫩的笑颜不时回头从身边跑过,清脆的笑声回荡在阳光穿梭的树林中。
一时间,我迷失在幻影和现实的交迭中……
那棵参天的古柏还矗立在那里,我恍惚地靠着它坐到地上,用指尖感受着道道岁月的刻痕,将脸贴在饱经沧桑的树树皮上,摩擦着,像一个流浪的旅人回到了慈母的怀中。
推开高大的城门,挪动脚步,惊诧地走上依旧如新的金色地毯。
欢庆的乐曲响起……
人们谈笑风生地迎了过来……
庄严的仪仗队伍,曼妙的舞娘表演,还有勤劳的女仆们,捧着精美的食物在人群中穿行……
栏边相拥而立的,不正是父母的慈影吗?
他亦站在那边向我微笑。
舞曲高昂起来,我侧着身体想挤过翩翩起舞的人群。
他如星的眸子像是在说什么。
可是我听不见……
终于,终于,穿过人流,迎上他伸出的手。
然而,我的手穿透了他的身体。
再浓的幻觉亦抵不过刹那间现实的刺痛。
月亮上来了,一切都如烟般消散……
坚硬的青石缝中竟也长起了青苔,藤蔓沿着墙角茂盛地爬伸,黄色的小野花,似点点萤火虫,铺染在地面。
能永生的或许可以是生命,但绝不是记忆。
为了阻止遗忘,只有不断咀嚼往事。
当放不下感情的执念时,咀嚼的便是撕心裂肺的痛楚……
带着锯齿的草叶划过脚趾,带出道道血痕,我感觉不到,自自顾自地走着。
离开正殿,走过一座座或倾倒或屹立的拱门,来到曾经精美的偏殿,那是我居住的地方。月光从拱顶的裂隙中,落到屋中央的石床上,宛如许久前就置在那里的幔纱。
除了石块,似乎一切都可以化成砂粒在时间的漏斗中流走。
迈下露台,这里是我最喜欢的一块濒水花园,鲜花已凋谢,一离离的杂草枯了又荣。躺到草地上,就像当时躺在缀满玫瑰的秋千上一样,仰望着星空。
昔日的面孔皆苍白消失,唯留下我,孑然一人,兀自等待一世世的轮回……
永生本就是一种残酷的惩罚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