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野十月

萌新一枚 请多关照

仇恨的伤痛1(血月系列)

站在这个小镇中,我被饥饿折磨得心神不宁。这个离废弃城堡数英里远的镇子上有远近闻名的夜市。
小商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,孩子们嘻笑着拉扯母亲奔向卖糖果的小摊,年轻的姑娘低着头,咬着嘴唇绞着手中的帕子,焦急地等待着心上人的出现出现,偶尔有醉酒的车夫鲁莽地吆喝着马车从街上穿过,拉不到客人的风尘女子亦被街头艺人的精彩表演吸引了目光……
我忽然被人类充实的生活感动了,甚至有点嫉妒。
“喂,先生,绝对灵验的占卜术,要不要试一下?”
一个声音传过来让我不由得驻足。
低头细看,一个微胖的女人盘膝坐在地上,面前摆着水晶球、占牌、星象谱等。用具很全,只不过这个女人绝不是一位占卜师,她的眼睛中没有占卜者必须的冷静和智慧。
“好。”我一口答应。
她站起来没有收拾东西,就向前走去:“跟我来。”
虽然很奇怪,但是也正合我的意思,到一个无人的地方猎杀她。
人群的喧闹声已渐渐淡出听觉范围,她突然朝着山林的方向狂奔过去。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,究竟要干什么?
人的奔跑速度对我们而言要慢太多,我慢条斯理地跟着她,让你的猎物在享用之前运动一下也是有好处的。我抬步蹿上路边的树冠,在树叶间穿行,高高监视着她的动向。
终于她在不远处停下回头张望,似乎在看我有没有跟上来。
捕猎需要耐心才能体会到食物的重要意义,我暗笑着从树上跳下,轻得像片树叶落到她的身后,等待她回过头。不出所料,她惊惧得瞪大了眼睛。
我笑了,只是笑容僵在了脸上,我不知道她的眼中为何出现欣喜的神情,一阵寒意爬上后背,那是类似野兽感到危险迫近的一种直觉。
那女人迫切地问:“你是吸血鬼吗?你是吸血鬼!对不对!”
我确定自己没有露出牙齿和魔魅的眼睛,而她也不至于愚蠢到因为我的速度比她快就认为我是吸血鬼。
“是又怎样。”我无意掩饰自己的身份,她不害怕吗?为什么这么兴奋?
“太好了!那人果然没有骗我。”
那人?那人是谁?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心中的疑惑,只见她上前一步紧紧拉住我的手腕:
“求求您,求求您!伟大的血族,不,我伟大的主人,求您让我变成吸血鬼吧……”
“为……为什么?”没有料到事情竟然这样进展,一时我亦不知所措。
“来吧,主人,您的奴仆已经做好了准备,求您让我追随左右吧!” 女人猛地跪倒地上,摇晃着我的腿:“请您赐予我黑暗的力量,我要让那对狗男女不得好死,我要杀了那不要脸的婊子……”
她的脸因仇恨而扭曲,我觉得那一刻真正的魔鬼应该是她而不是我。
一个因不幸而疯狂的女人。
看着她快速张合的嘴巴带动下下颌的双下巴颤动着,我的胃在收缩,想呕吐。推开这个声嘶力竭的女人,我想离开这里。
她突然站起向我扑过来,手中多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利刃。我架住她持刀的手腕,摇摇头。
“回去吧。”将她甩在一边,我转身离开。
她伏在地上喘息了一会,然后又不依不挠地追了过来。
我厌烦地皱皱眉头,停下来:“主动追求死亡的人啊,没有谁会阻挡你的脚步。”
一挥手,从袖中飞出两只蝙蝠,展开翅膀像箭一般准确无误地钉上了那女人脖两侧的血管,暗红的颜色从脖颈处流下,晕染了雪白的胸脯。
想必你心中也被恨的烈焰所折磨,就让我来为你抚平所有的痛苦吧……”她的眼神逐渐暗下去,一阵风吹过,也不知有没有听到我的话语。
吸满血的蝙蝠小心翼翼地将腹中的血液吐到我的嘴唇中,毫无保留,一滴不剩。这些无私又可怜的小生命们,一直生活在被人们厌恶的黑暗中,又有谁能真的怜惜它们对主人的忠诚和义无反顾呢?

评论(2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