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野十月

萌新一枚 请多关照

仇恨的伤痛2

微风许许,松涛阵阵中,仿佛传来了谁的一声轻笑,那是一种自负的笑,就像料到猎物必将走进陷阱般得意的笑。
我茫然回头,眼前只有树影重重,嘲笑一下自己太过敏感的听觉。这都不重要了,我只是感到很倦……很倦……需要找个地方休息,或者死去……
白天的沉睡对大多数血族成员来说是不得已的,毕竟肢体的僵硬和行动不便会让危险有机可乘。然而,我始终固执地贪恋着沉睡,因为那像极了短暂的死亡,没有知觉,没有回忆,也没有寒冷和痛苦……
知道吗,怀特,有时候我甚至想死。
站在一片漆黑的地下室,我默默地把这句话吞下去,不敢说给他听。面对一个用自己的鲜血延续你的重生的灵魂,我不忍心开口。
任由粗糙的石板打磨着脚心,我茫然地走着,走向铭心刻骨的记忆……
刺目的颜色映入眼帘,那种红是怀特的,他的血沾满了我的衣襟。
为什么?为什么?!
我张开嘴说不出话来,唯有紧紧将他搂在怀中,颤抖着试图堵住他伤口的血液,可是徒劳无功,我只能惊惧地看着那红色浸湿了自己的手指。
不可以,怀特,我捧着他苍白的脸,泪从眼角流处,滴在他嘴唇上的却是血色的液体。我已不能再流出那种晶莹的眼泪了。
“不……不要哭……我亲爱的阿道夫……殿下……”怀特吃力地抬起手臂抚摸着我的脸,失去血色的嘴角勉强做了一个安慰我的微笑,“这个样子很……丑呃……”我紧紧抓着他的手:“不要离开我,我会害怕的……”
“我的……殿下……不要害怕,怀特……已经融入到你的身体里了……我将永远……陪在您的身边……”
“要勇敢地走下去……找到你……所要的……”
“不要丢下我,好吗?不要……不要这样对待我……”我哽咽着说不出其他的语句。
他用最后的力气转过头看向那个一身黑衣的男子,他一直在那里,冷眼旁观着这一幕。优雅高贵的脸庞黑暗中那么冰冷无情,美极的眉眼间却尽是邪气的轻蔑。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你已经把他交给我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轻描淡写的语气,似乎生死对他而言就象诗句,随时可以一诵而过。
怀特的身子慢慢冰冷了下来,我呆呆地就那么抱着他坐着,许久,许久。
他亦在那里站着,就那么看着我,一动不动,许久终于开口:“哭够了吗?够了就自己站起来,以后习惯了就好。”
我踉跄地站起来走了几步,跌到在他的脚下,用嘶哑的声音问道:“为什么,不告诉我会这样?为什么要他死?”
他慢慢俯下身,温柔地捏住我的下巴,轻得好像生怕弄疼了我。然后一字一句地在我耳边说:“记着,以后,我是你的主人,你的父,而你——是我的!”
“我是蒂梵·多温迪斯·拉撒姆博。”
一只幽灵般的黑猫轻舔着我左脚踝黑色的“血殇之链”,提醒着我这是属于他的印记。
“你欺骗了我,卑鄙……无耻……”我疯狂地扯着那条细链,声嘶力竭地冲他大喊。
“斩钉截铁说不后悔的是你!”他冷笑着,“用所谓的友谊来寻求那虚伪的神子之爱的人也是你!谁更卑鄙?”
我的手僵在了半空中,他的笑击穿了我的全身。
是啊,谁更卑鄙?谁更自私?悔恨绞痛了冰冷的心,我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,思维混乱得不可控制。疼痛像火焰一样包裹住浑身上下。

评论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