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野十月

萌新一枚 请多关照

血殇之链2(血月系列)

喂!醒醒,先生,醒醒……”一双有力的手摇晃着我的肩。
“呃!”他的掌心好温暖,摸索着,我牢牢抱住他的胳膊,像雨夜的路人看到了灯光,再也不肯舍弃了一样,我就那样牢牢地抱着。
我细细地闻着他身上充满活力的气息,将脸紧贴在他紧实性感的胸前,用鼻尖蹭着他纤长的锁骨,我能感受得到他全身的颤栗,吻上他的脖颈张开嘴时,我看到了一双金色的眼眼眸,烫红的脸颊。
猛地清醒了过来,收回牙齿,一把将他推开,我不能再将血染上我的城堡。
该死,刚差点杀了他。
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他支吾着道歉,好看的蓝色头发垂在耳边。
“你是?”我注意到他耳上垂下的紫水晶耳坠,有点眼熟,却一时想不起来。
“我……是在这古堡附近修炼的法师,天天都在。”他好看的眼睛弯成了月牙,忽然惊呼:“你受伤了?”
顺着他的眼神望向我的足踝,锁链被我用力拉扯,深深嵌入皮肉,周围的肌肤也因在粗石上的摩擦而血肉模糊。
“没甚么。”我知道伤口会自己好起来。
他皱皱眉,“这条脚链能取下来吗?这样对伤口不好。”
“如果能的话。”我无奈地轻声说。
“让我试试。”
他深吸一口气,口中念念有词,手指尖闪出一团蓝色的火焰。血殇之链在火光中发出琳琅之声,玄色的光芒更加诡艳,却毫发无伤。
我苦笑着:“就算你会魔法,也打不开它。”
“为什么?”他仔细观察那条精致华丽的链子。
“因为,那是我的一个承诺……”
他疑惑地看着我,但是没有再追问下去,转开了话题。
很久很久都没有这样和别人交谈过了,一直都是我在等待,忽然有人因为短若瞬息的一个相遇,就在这里等待和他下一个擦肩的机缘。宛若我在地狱之门前的祈祷,盲目得让人绝望。(以下是男主的回忆)
硝烟的风尘刮到脸上木木地疼,猎猎寒风吹起了地上赭色的沙,蓝色的草叶狰狞地在风中撕扯。暗红的天空低低地压下来,令人窒息,一片黑色的烈焰侵占了半个原野。
“你决定了?”我的手攥得死死的。
“是。”白色的战袍在风中飞舞,那把透明的“原罪”之剑紧缚在主人的背上。
我点点头,不去看他剔透的蓝色眼眸,怕再多看一眼,多说一句,我就会挥剑阻止他。
一阵隆隆的巨响,烈焰从中间撕开了一个口子,灼人的热浪袭卷而来,带着来自冥界的凄厉和凶悍。
地狱之门敞开了。
“阿道夫……”他一把抓住我的手,眼神中流出一丝错乱。
不能哭,不能哭,嘴唇被我咬出深深的血痕。
我们没有选择“死别”,然而谁能想到这“生离”的痛楚才彻底将人撕个粉碎。
烈焰已经开启到最大了,强大的魔族之力层层涌出。
他摘下食指的银色指环放到我的手心:“你……要好好的……”
我真的希望这一刻我们相别,下一刻我已经老去、死掉。希望一秒可以拉长到足以让我们重新相识、相恋,甚至共死同忘。
但是,霍霍关闭的地狱之门残忍地提醒着我们,最后的分别到了。
他往后退了几步,松开我的指尖。看得出来他眼中的坚定,我从来都没有看过他这样的决心,我欣慰地笑了,尽管含着泪。
他亦展露给我一个最完美的微笑,绝伦的容颜焕发出神圣照人的光华。他的身体慢慢离地,背后伸出三对荧光流彩的白色羽翼,阳光般的金发在玄炎中格外醒目。
“我想……我……你……”他留下最后一句话,我没有听清,燃烧的火焰封上了地狱之门。我向前迈了一步,觉得自己的所有都被抽空。
他终于去了,这个神的男子。
“我要等你,贝路伊。”异界域一点点消失,旷野中,风裹住了我。一滴泪划落到手背,冰冷……
我不知所措。
远远地,怀特陪着我:“值得吗?”他的话被风吹进耳中。
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喃喃的我闭上眼睛,开始最后一次的祈祷,如诗的祷文,在沥红的天空中弥漫开来……

(回忆结束)
“你在想事情?”他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“哦,我在看星星。”许久没有笑了,脸颊有点僵硬。
“能走路吗?”他突然站起来向我伸出手。

评论